【犬夜叉】(殺鈴)凝殤《二》慾望

「啊!好痛…」試了又試,少女就是無法將擲出的鐮刀準確的接住,反倒是在一次次的練習過程中被收回的鐮刀刮傷了自己的香肩和雪白的雙臂。


前幾天她特別去請教籬姊姊和珊瑚姊姊,請她們傳授能夠保護自己的方法。


但因為她不是巫女,所以不能使用破魔之箭,因此選了珊瑚姊姊擅長的飛來骨。


原本以為飛來骨會比鐮刀還要好使用,但沒想到她得耗費全身的力量才能將飛來骨舉起,遑論是射出了。


最後,只好選擇鐮刀這個武器。


雖然鐮刀比飛來骨還要輕了許多,但像她原本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再加上又沒有掌握到操作的要領,導致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三國】(趙星)熾愛《楔子》

「爹爹,星彩也想學武。」一旁的星彩目不轉睛的盯著正與黃忠練武的張飛,以稚嫩的童聲緩緩道出心中的願望。


而忙著練武的眾人並無將小女孩的話語當作一回事,畢竟這只是小孩子的戲言,又何必當真呢?


「爹爹,為什麼星彩說了好多次,爹爹都不理會星彩呢?」這次,她走到父親身邊,認真的問道。


「星彩,妳是認真的嗎?」張飛停下動作,蹲下身來,方便與自己這個剛滿五歲的小女兒對話。


「嗯!」星彩迅速地點了幾下頭,年幼的她雖然不太明白何謂認真,但她那一雙炯炯有神的黑眸中卻流露出不容忽略的決心。


「呀!」一邊的關羽大聲疾呼,使了個招...

【犬夜叉】(殺鈴)凝殤《一》尋影

微風徐徐吹拂,金陽和煦的灑在青翠的草地上,高大的身影緩步行走,銀色長髮隨風飄逸,腳邊的花草似乎也為了他的到來而彎腰行禮。


是春天了。


每年的春天,他總會回到這個地方,總會回到那棵第一次見到她的大樹下。


這是第幾個春了?


好景不常,人事全非。


景物依舊,但伊人早已離去。


尋尋覓覓,那抹倩影如今又在哪裡?


生死之隔,縱使天生牙也喚不回尋不回妳。


曾經那抹稚嫩如銀鈴般的笑容令他不再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曾經她的如影隨形令他有了就算犧牲性命也想要守護的人。


那份感情...

© 絳罪 | 罪染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