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殺鈴)凝殤《一》尋影

微風徐徐吹拂,金陽和煦的灑在青翠的草地上,高大的身影緩步行走,銀色長髮隨風飄逸,腳邊的花草似乎也為了他的到來而彎腰行禮。


是春天了。


每年的春天,他總會回到這個地方,總會回到那棵第一次見到她的大樹下。

 

這是第幾個春了?

 

好景不常,人事全非。

 

景物依舊,但伊人早已離去。

 

尋尋覓覓,那抹倩影如今又在哪裡?

 

生死之隔,縱使天生牙也喚不回尋不回妳。

 

曾經那抹稚嫩如銀鈴般的笑容令他不再是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妖,曾經她的如影隨形令他有了就算犧牲性命也想要守護的人。

 

那份感情是他曾經視為卑賤而不屑一顧的人類感情,但如今他堂堂的西國霸王-殺生丸,也會為情所困。

 

她父母雙亡,從小就過著流離失所、飢寒交迫的生活。

 

她不知道自己的誕辰日,因為從沒有人告訴過她。

 

她也不懂為何每個小孩誕辰日時總是會許願,而那些小孩們的願望似乎總是會實現。

 

「殺生丸少爺,你知道鈴的誕辰日嗎?」睜著圓鼓鼓的杏眼她滿是疑惑的問了這個她已經問了數遍的老問題。

 

「…」

 

「小鈴,別再拿那種愚蠢的問題來問殺生丸少爺!」邪見永遠都無法理解為何殺生丸少爺要將這個麻煩的人類女孩帶在身邊。

 

「可是我想知道…」不再像往日一樣得不到答案時只會嘟嘴與皺眉,這次染上她清新脫俗的鵝蛋臉的是無限的憂傷。

 

每每他總在她發出疑問時背對著她,但在這一次的回眸才赫然明白,這個少女已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

 

「我也想要知道自己的誕辰日。」嫣然一笑,但眼眸中卻閃過一絲不可言喻的悲傷,她以為他不會察覺的。

 

每次她問這個問題時,總會感到特別的不安。

 

不知道自己幾歲,她唯一記得自己跟在殺生丸少爺身邊已過了十年了。

 

「為什麼執著這個問題?」也許是無法忽略那抹不該出現在她眼底的哀愁,他難得對她的問題有所回應。

 

「我不想永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活在這個世界上多久了。」

 

「知道自己活了多久又有什麼意義?」對妖來說,時間的確毫無意義。

 

但她是人類,生老病死,她的生命總有步入死亡的一天。

 

「我想知道自己還能待在殺生丸少爺身邊多久。殺生丸少爺,給小鈴一個誕辰日吧。」

 

從此以後,在冬末春來,花草樹木長出新芽的第一天,就是她的誕辰日,這天是他殺生丸給的。

 

「謝謝殺生丸少爺。」

 

「以後我不許妳再露出那種表情。」俊臉倏地朝她漂亮的小臉逼近,他不要那樣不屬於她的哀傷表情壟罩著她,他要見到她笑。

 

這樣的距離令他十年來第一次看清了她的美,也是這十年來第一次想要狂妄的占有她。

 

「…」小臉迅速的染上一抹潮紅,雖然跟在殺生丸少爺身邊這麼久了,但她卻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

 

從此,他對她似乎更多了點呵護與寵愛,甚至連一直以來喚了十年的殺生丸少爺也有所改變。

 

 

×

 

 

「殺生丸少爺是怎麼了?從今天一大早就一句話也不說。」害得他邪見只能在後面苦苦跟隨,偏偏他卻又不明白殺生丸少爺到底想去哪?

 

「哇…好漂亮…」翠綠的山頭上整片的花海令她忍不住停留了腳步。

 

「許個願。」方才還走在自己前方的他已不知何時與自己並肩。

 

「許願?」她不解,為何殺生丸少爺沒來由的要她許遠。

 

「人類不都是這樣,誕辰日時許願。」

 

「謝謝殺生丸少爺。」望著他,她笑了,她像是明白了什麼一般而燦爛的笑著。

 

原來這片花海是殺生丸少爺特意為她準備的禮物。

 

閉上眼,看她朱唇輕啟,只用自己聽得到的聲音,令他無法聽見她許了什麼。

 

「許了什麼?」他問,這是他一直以來想知道的,他想知道在他第一次與她共渡這天時她會許什麼願望。

 

「我…這個…」原本白皙的臉龐迅速的竄起了霞紅,她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口。

 

「不想說是嗎?」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在語氣中顯露出他的不滿。

 

「啊…!殺生丸少爺…別這樣…」她遲遲不肯開口,下一刻自己卻被橫抱了起來,雙腳忽然離開地面的恐懼感旋即被自己心中的緊張感給取代。

 

「呵。」他滿意的笑著,看懷中的人兒臉紅而不知所措的模樣,令他殺生丸愉悅不已。

 

「殺生丸少爺別這樣…我、我已經…」

 

已經不是那個小女孩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殺生丸少爺已很久沒有這麼抱起她過。

 

兒時的她對這樣的動作從不感到一點的不自然,反而還時常自個黏在殺生丸少爺的身上,但如今她已長成個亭亭玉立的少女了,這樣的肢體接觸不免讓她感到有些彆扭。

 

「說。」

 

「我、我希望…殺生丸少爺…能永遠記得我,殺生丸少爺…我…」她欲言又止,眼神迴避著緊盯著自己的他,他那雙金眸彷彿會看透人心似的,她怕自己再繼續凝視著他,會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

 

「妳還沒說完。」聰明如他,他當然聽出她話裡的不完整。

 

「我以後再告訴殺生丸少爺…」她只希望殺生丸少爺能趕緊將自己放下,殊不知自己純粹因為想將泛紅的臉遮住而扭動身體的無心動作已經讓抱著她的他躁熱難耐。

 

「以後…別再喊我少爺…」也許他的理智能無動於衷,但他身體原始的反應是欺騙不了自己的。

 

懷中的溫香軟玉是個花容月貌、身材姣好的成熟少女,哪個男人能夠抱著她而毫無反應。

 

「啊?什麼?等等…我說了,殺生丸少爺放我下來啊…殺生丸少爺…」眼看著抱著她的人無動於衷的邁開步伐。

 

「殺、殺生丸…」對這樣親暱的稱呼無法適應,她害羞的喚了一聲便放棄了自己想回到地面的念頭。

 

「妳不喜歡這樣?」他原本沉穩的嗓音有些粗啞,自己身下的燥熱令他的言行舉止變得有些脫軌。

 

「我…沒有…」沒有察覺到他的不自然,只是為了不讓他看到自己滿臉紅熱的樣子而將自己整張臉貼住他的胸膛。

 

「那就別動了…」這個天真的少女不但一點也不懂他是動用多大的理智才將自己的慾望壓制住,反倒還不停的做些令他更加難耐的動作。

 

「對不起,殺生丸少…殺、殺生丸…」

 

從那天起,他們的關係,正漸漸的改變。

 

她或許不了解稱呼的改變富含著怎樣的意義,但不可置否的,她是第一個能直呼殺生丸名諱的女人。

 

 

                    絳罪  2009/3/16 12:01:40 PM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絳罪 | 罪染殤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