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殺鈴)凝殤《二》慾望

「啊!好痛…」試了又試,少女就是無法將擲出的鐮刀準確的接住,反倒是在一次次的練習過程中被收回的鐮刀刮傷了自己的香肩和雪白的雙臂。

 

前幾天她特別去請教籬姊姊和珊瑚姊姊,請她們傳授能夠保護自己的方法。

 

但因為她不是巫女,所以不能使用破魔之箭,因此選了珊瑚姊姊擅長的飛來骨。

 

原本以為飛來骨會比鐮刀還要好使用,但沒想到她得耗費全身的力量才能將飛來骨舉起,遑論是射出了。

 

最後,只好選擇鐮刀這個武器。

 

雖然鐮刀比飛來骨還要輕了許多,但像她原本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女再加上又沒有掌握到操作的要領,導致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不打緊,還讓自己遍體鱗傷。

 

「殺生丸少爺您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啊?」從不遠處傳來了邪見迎接殺生丸歸來的聲音,她趕緊將自己原先捲起的袖子拉下好遮掩雙臂無數的傷口。

 

「殺、殺生丸…今天真早呢…」不自然的向來人擠了個勉強的笑容,也許是心虛使然,接著她趕緊轉過身去,不敢對上他那雙能洞悉她所有想法的金瞳。

 

「妳在做什麼?」他的視線先是轉移到她腳邊的鐮刀,接著停留在狼狽不已的她身上。

 

「沒什麼啊…我只是對這個東西很好奇…」她指了指腳邊的鐮刀。

 

「轉過身來。」不等她說完,他命令道。

 

「怎麼了…?」她僵硬的轉過身來,慘白的小臉上沾上了幾點污泥,原本穿在她身上的紫色和服早已凌亂不整,雙臂處的布料正漸漸染上她暗紅的血漬。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粗魯的扯下她右手的袖子,只見上頭四五道長條狀的傷口鮮血直流。

 

「我…」她著急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不停的支支吾吾。

 

「怎麼會有傷口?快說!」他激動的扯著她的手腕。

 

「好痛…你弄痛我了…」承受不住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口所帶來的痛楚,眼看著她整個人癱軟的快要昏厥過去。

 

「可惡。」他咒罵一聲,眼明手快的立即將她橫抱起,快步的步入夜晚他們休息的山洞中。

 

將她安置在鋪上虎皮的稻草上,他替她寬衣解帶好查看傷勢。

 

「殺生丸少爺…」即便是殺生丸早已准許她直呼他的名諱,但喚不慣的她總會在某些時候在後頭多加少爺二字。

 

「別動。」下一刻,他低下身去替她舔舐在他雪白香肩上的傷口。

 

「痛…」她痛的眼眶滿是淚水,晶瑩的淚珠沿著她絕美臉龐的弧線緩緩滑落。

 

此時的她雖然顧忌著自己的身體就這麼一絲不掛的盡收在殺生丸少爺的眼底,但身上各處的傷口令她放棄了原有的矜持。

 

因為殺生丸的舔舐令她的痛楚逐漸的減輕,但在痛楚減輕過後隨之而來的卻是令她不知如何是好的尷尬。

 

「嗯…」他的舔舐帶給她莫名的舒服感,下意識的她嬌吟了一聲,但下一刻她卻又馬上以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以中止這聽了令自己都臉紅心跳的聲音。

 

而這樣自然本能的動作卻再度拉扯到她手臂上的傷,原本止血的傷口再度湧出了鮮血。

 

「好痛…」無法忍受痛楚的她再度不爭氣的落淚。

 

「誰要妳去碰那東西的?」他厲聲道,語氣裡的嚴峻讓她知道他在生氣。

 

「我、我只是想學點東西而已啊。」她毫無隱瞞的答,殊不知這樣事不關己的口氣使得他越是發怒。

 

「誰要妳這樣連一點分寸都沒有的?從今以後我不許妳再碰任何武器!」第一次這麼嚴厲的對她大吼,他這樣反常的舉動著實嚇著她了。

 

「我、我知道了…對不起…」不想讓他看到自己落淚,她別過頭去,好讓他看不到自己的臉龐。

 

他沒有作聲,快步的步出山洞。

 

聽見他離去的腳步聲,她更加止不住淚水,放聲大哭。

 

殺生丸少爺果然討厭她了,殺生丸少爺一定是嫌她總愛添麻煩,否則方才也不會那樣一語不發的棄她而去。

 

不知道哭了多久,還是止不住啜泣的她突然被他溫柔的翻過身來,他將她面向自己,以指尖替她上藥。

 

儘管他替她上藥的力道非常輕柔,但她還是吃痛的叫出聲。

 

「忍著點。」他蹙起霸氣的兩道濃眉,金眸中滿是對她的心疼與不捨。

 

待他替她上藥完畢,便著手將她凌亂的衣服穿上,這才赫然發現她這身紫色的和服早已因為剛才的練習被鐮刀划破了數處,甚至太小而過於貼身,而襯托出她玲瓏有緻的姣好身材。

 

「邪見。」

 

「殺生丸少爺。」聽見主子的呼喚,邪見趕緊應聲。

 

「去替她找身合適的衣裳。」他命令道,同時才恍然大悟到,自己是多久沒有好好的看過她了。

 

「啊?是…」即使邪見是百般的不願意,但既然是殺生丸少爺的命令,他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完成,否則只怕他這顆項上人頭就不保了。

 

「殺生丸少爺…」

 

聽見她微弱的呼喚,他走至她身旁坐下。

 

「別說話了。」見她虛弱得連說話都有氣無力,他出聲制止。

 

「你生氣了…?」她知道殺生丸少爺在生氣,打從他對她大吼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了。

 

「妳為什麼要去碰那東西?」他今天會比平日早歸就是因為在空氣中聞到了她鮮血的味道。

 

「我只是想保護自己,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扯開嘴角,她苦笑道,原以為這麼做能增加自衛能力,但沒想到她不但不能保護自己,反倒傷了自己,還給殺生丸少爺添了這麼多麻煩。

 

「妳保護不了自己,別傷了自己就好。」

 

「我什麼都做不好…就連自己的安全也無法負責…」說到這,她又忍不住哽咽。

 

「妳不需要保護自己,妳只要安份的待在這裡就好。」他眉頭更加深鎖,發現自己快要摸不透眼前這個少女的心思。

 

生在這種亂世,能保護自己的人是寥寥無幾,她不是妖,也和那半妖身邊堅強的人類不同。

 

「對不起,別露出這種表情…」她伸手以掌心輕撫他眉心,在她記憶中的殺生丸少爺不該有這樣的表情。

 

「休息。」溫暖的大掌覆上她正撫摸著他額前那道月牙的小手,放至她因急促呼吸而起伏不定的胸前。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多看她一眼,此刻充斥於兩人之間的氣氛太過曖昧,他深怕自己再這樣注視著她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來。

 

「該死的邪見。」他低聲咒罵著,命令他找件衣裳有這麼難嗎?

 

 

          絳罪  2009/3/27     1:08:37 AM  Fin.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絳罪 | 罪染殤月 | Powered by LOFTER